首页 云计算 服务器 大数据 存储 IT 安全 物联网 软件 商品

云计算

云开发频道旗下栏目: 云资讯 云安全 云开发 云趋势

云计算下半场:生态、人工智能与出海

来源:腾讯科技   发布时间:2019-06-11
摘要:从凌晨2点到下午1点48分,亚马逊云服务商AWS中国区一周前熬过了漫长的宕机12小时。受影响者众,包括VIPKID、流利说、三星应用商店等都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亚马逊中国官网也一度崩溃。AWS中国宣称因为施工中有几处光缆被切断,导致可用区无法链接Internet

从凌晨2点到下午1点48分,亚马逊云服务商AWS中国区一周前熬过了漫长的宕机12小时。受影响者众,包括VIPKID、流利说、三星应用商店等都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亚马逊中国官网也一度崩溃。AWS中国宣称因为施工中有几处光缆被切断,导致可用区无法链接Internet,使得业务大规模出现故障。

根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公布的数据显示,AWS目前在中国云计算行业市场份额位居第三位,位于阿里云、腾讯云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之间。

从泡沫中走来的云计算已经深入到中国商业社会每个角落,并彻底改变了企业的运营方式。一位安全专家表示,“如果有一天中国云计算的头部企业同时崩溃,带来的损失将是灾难性的。”对于很多公司而言,“公司的云端数据如果丢失,基本等于倒闭。”

来自咨询公司Gartner的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将超越2千亿美元,继续保持稳定增速,国内由于起步相对较晚,市场渗透率还不高,将拥有更高的增速。根据工信部发布的《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年)》显示,2019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达到4300亿元。

国内云计算市场正在呈现双巨头对决+多中小垂直云服务商的复杂格局,根据IDC公布数据显示,在中国IaaS市场,阿里云和腾讯云总市场份额已超过五成。阿里巴巴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云计算收入已达77.26亿元,同比增长76%;腾讯2018财年财报则显示,其他板块收入(主要包括金融科技、云计算等)为780亿,同比增长80%,云收入增长超过100%至91亿元。德银报告显示,“腾讯云将继续保持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增长势头,2020年收入预计会达到290亿人民币。”

在双巨头对决之外,一些中小云服务商则选择更加灵活自由的特定场景进行切入,如政务云、金融云、医疗云等,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

有云计算行业资深人士对《深网》表示,在中国云计算行业的初期,最重要的指标是建设数据中心,“在2014年前除极少数头部云计算公司在搭建属于自己的云计算体系外,很多城市的云计算都靠政策扶持推动,搭建数据中心成为最容易见效的模式。”

这并不符合云计算的核心逻辑,“云计算的本质是让用户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开展业务,避免重复造轮,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云计算行业最成熟的是政务云,据统计,中国政务云市场已经接近300亿,在334个地级行政区中有235个已经在建或者已经建了政务云。

但从2019年开始,云计算将由政府建设数据中心推动进入行业自行推动阶段,在成熟的政务云市场外,以医疗云、金融云、交通云等为代表的行业云将快速发展。

尽管云计算距离成为“互联网的水电和煤”尚有一定差距,云计算行业也远未到收官阶段,但对于需要走出国门的中国科技企业来说,云计算是一个无法也不能放弃的重要机会,这个颠覆整个IT产业链的行业新模式终局,将决定未来二十年全球科技公司的最终走向。而这一次,中国企业有机会。

争议、泡沫

时至今日,云计算也没有一个公认的诞生时间。

这项新技术的雏型来自上世纪70年代,1963年,DARPA(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向麻省理工学院提供津贴启动MAC项目,要求麻省理工开发“多人可同时使用的电脑系统”技术,这产生了“云”和“虚拟化”技术的雏形。

关于现代云计算的诞生则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2006年亚马逊CEO贝索斯在EmTech上发表了关于云存储和云计算的概念演讲,随后亚马逊公开发布S3存储服务、SQS消息队列及EC2虚拟机服务,成为现代云计算的开端;另一种说法则是2008年,该年微软宣布Windows Azure技术社区预览版,正式开始微软众多技术与服务托管化和线上化的尝试,同年Google推出Google App Engine预览版本,通过专有Web框架允许开发者开发Web应用并部署在Google的基础设施之上。

无论哪种说法,云计算在中国起步都不算晚。2008年,马云从微软挖来王坚,王坚则从微软带来了林晨曦,这成为了阿里云乃至中国云计算的最初班底。但最初的路走的并不顺利,王坚曾公开承认,阿里做云计算早了两年,熟悉阿里云的内部人士则对《深网》表示,阿里云最初的路是完全走偏的。

“因为参考资料很少,前两年只能参考谷歌的论文,但做出来的产品与云计算完全是两码事,主要侧重分布式处理。”

巨额投入但看不到回报的事实让王坚的团队在阿里巴巴内部获得了“骗子”的“美誉”,而对于其他科技公司来说,云计算更像是一朵“浮云”,可以落地的应用案例几近于无。当时对云计算最主流的评价是,“1999年互联网泡沫的表现就是大家都以购买服务器为荣,却不知道怎么赚钱,国内的云计算就是这样。”更犀利的评价则是,“云计算在中国是个笑话,本土云计算服务商一定会利用用户数据,云计算就是泡沫。”

这样的评价并不让人意外,当时衡量一个云计算服务强大与否的典型标准就是数据中心的数量。在云计算诞生之初,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均在数据中心扩建方面不遗余力,投入资金均为百亿美元级别,全球数据中心数量则以10为单位计算。

而在中国云计算的初期,数据中心建设大多依赖政策倾斜,大部分云计算中心仅仅是面向政府的数据存储中心,因为缺少配套的增值服务以及数据处理体系,这部分数据中心成为了改换招牌的IDC机房。受优惠政策支撑,云计算数据中心密集地集中在需求大、应用多的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大经济区。

国药集团信息部主任雷万云博士曾经在采访中表示,“有些地方政府认为云计算就像搭建农场,把房子盖好就可以了。一些地方政府花高价购买IBM的服务器,建立数据中心,就以为是云计算了,但市场没有需求,也没有相应的人才,几年后你还要继续花钱购买新的技术。这是对云计算的误解。”

更重要的质疑则集中在盈利层面,云计算需要在IT基础设施上进行大手笔投入,机房带宽、服务器存储等计算资源以及软件系统,都要大量的资金。但云计算平台也会有资源闲置,要获得盈利,需要漫长的周期,目前国内的大多数云计算平台仍处于亏损阶段。

刚刚渡过互联网泡沫的中国科技企业们对这种不赚钱的模式心有余悸,但一些错过云计算的科技公司树立了反面典型:

知名科技公司甲骨文在业内被称为“数据库界的苹果”,但在云服务方面转型较慢,根据其最新一季财报显示,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仅1%。今年三月,甲骨文新一轮的裁员大潮开启,目标直指业务重组,在以云计算服务为核心的前提下,非主要部门以及缺乏增长动力的部门成为裁员主要目标。而在中国市场,甲骨文的表现则更加缓慢,曾经传言中的中国区数据中心最终无疾而终,今年五月,甲骨文正式关闭中国研发中心,裁员上千,首期裁员500人。

花钱买未来,“即便云计算有泡沫,踩碎了泡沫也要走过去。”对于巨头来说,云计算的投入更像战略业务,首要目标也不是盈利而是构建生态。

入局,混战

云计算出现前,主流的IT基础设计构建方式为自行采购硬件或租用IDC机房,不过随着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建设、高速互联网络、计算资源虚拟化等技术的先后成熟,云计算开始走上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