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计算 服务器 大数据 存储 安全 物联网 软件 案例库

大数据

资讯频道旗下栏目: 资讯 应用 技术 案例

浪潮王洪添:数据融合成政务云2.0核心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27
摘要:要说政务云,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云上贵州。当许多地方还在思考大数据是什么,还在犹豫要不要上云、要怎么搭建云平台时,贵州就已经果断撸起袖子开始干了。2014年,在浪潮、联通、阿里巴巴等企业的支持下,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建设正式启动,成为全国第一个实

要说政务云,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云上贵州”。当许多地方还在思考“大数据是什么”,还在犹豫“要不要上云”、“要怎么搭建云平台”时,贵州就已经果断撸起袖子开始干了。2014年,在浪潮、联通、阿里巴巴等企业的支持下,“云上贵州”系统平台建设正式启动,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省级政府、企业和事业单位数据管理和共享的云服务平台,风一样地跑在政务云搭建的前列。

在去年贵阳的数博会上,李克强总理就提及,在中国超过80%的数据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应该通过数据共享,打破信息孤岛。对此,在日前举办的2017中国IT市场年会上,浪潮集团高级副总裁王洪添也进一步表示,对于李克强总理所谈及的“80%的数据,浪潮认为更多指的是数据的价值。

浪潮集团高级副总裁 王洪添

数据不共享是政府服务难提升的主要根源

政府部门掌握着大量有价值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还未被有效利用,这使得政府在对社会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仍有些力不从心,比如办事流程复杂、公共资源分布不均、信息更新不及时、数据信息发布不一致、政民互动体验较差等等。王洪添表示,数据不集中、不共享、不开放,都是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

因此,政府上云似乎已经成了不二的选择。借由政务云,不仅能够应对数据资源的物理集中问题,同时对于数据资源的融汇贯通和创新利用,对于数据的社会化,也提供了强大的基础。

近几年来,浪潮在政务云领域的成绩有目共睹,经过多年实践,逐步形成了满足云计算安全标准要求的成熟安全体系、安全漏洞防护能力和安全服务能力,先后通过了6项可信云产品认证,并且在公有云和私有云领域都通过了工信部首批云计算服务能力的评估增强级资质审核。目前已经为贵州、山东、重庆、海南等115个省市客户提供政务云服务。

不止于此,浪潮向来高度重视并积极参与推动云计算相关标准制定工作,截至目前,已经主导或参与制定了9项国家级、10项地方级云服务行业标准,2016年申请云计算、大数据专利450项,云计算、大数据专利和标准数量均位居国内首位。

据王洪添介绍,经过过去几年政务云的推动,为我国政府服务带来了几个比较大的变化:一是集约化,由原来各部门分散建设向集约化建设转变;二是平台化,由原来各部门独立购买物理设备向统一IaaS平台转变;三是服务化,由原来自建自管向购买服务转变。最终实现了数据资源的物力集中和政府购买服务的常态化。

数据融合是政务云2.0阶段核心

2015年的平稳发展,到2016年的爆发增长,进入到2017年,浪潮认为政务云的应用广度和深度都将进一步延伸,从1.0步入2.0阶段。如果说政务1.0阶段的特征是以数据集中为核心,建设统一的集约化IaaS平台,那么2.0阶段的特征就是以数据融合为核心,整合PaaS平台,打造一体化的政府大数据中心。王洪添说。

数据的最大价值在于数据之间的关联性,而数据的融合作为政务云2.0阶段的核心,其关键就在于数据目录的梳理、数据平台的搭建以及数据的聚合。举个例子,当政府部门想对与个人相关的数据进行梳理,首先就要建立梳理模型,形成个人相关的全部数据集,并建立管理的目录体系。在此基础上,搭建一个平台,像书架一样对数据进行分门别类并存储起来,并且建立数据间的逻辑关系,聚合使用,最终形成一个政府一体化的大数据中心,支撑政府决策科学化、社会治理精准化以及公共服务的高效化。

正是由于对数据融合的看重,浪潮提出了独具特色的公司+创客大数据产业模型,包括专注于数据应用的A创客、专注于数据生产的B创客以及浪潮打造的天元数据网交易平台、100个数据所和大数据创客中心等,形成了完善的大数据双创生态。据了解,目前浪潮已经在北京、济南、沈阳等地打造了大数据创客中心,将50PB的数据资源、研发工具、云服务资源免费开放给创客,开展大数据创业培训一万余人次,为创客节省创业资金成本数亿元,支持引导创新创业项目近百个。

推动数据社会化的当务之急是建立规则

这无疑是浪潮推动数据社会化非常重要的一步。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两会中强调了数据开放对于大众创业,对于社会治理、政府服务提升的作用。而在王洪添看来,推动数据的社会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促即成,需要经过量变的积累,才能最终实现质变,其中关键就在于数据的开放程度。

我们曾经帮某城市政府梳理了5000多种可开放的数据集,但他目前开放的仅有500多项。不难发现政府对于数据的开放仍有很多方面的顾虑,就像剥洋葱一样,数据需要一层一层地开放。王洪添表示,当务之急,就在于数据开放规则的制定。这需要政府与企业一起,通过政策的制定,技术的应用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