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外汇 期货 保险 黄金 理财 银行 商业

财经

要闻频道旗下栏目: 要闻 产业 观察

许小年:中国经济趋势将是长L型 正面临3头"灰犀牛"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1-02
摘要:许小年:中国经济趋势将是长L型 正面临3头“灰犀牛“,许小年 灰犀牛 中国 经济学

(原标题:许小年:中国经济趋势将是长L型,正面临三头“灰犀牛”)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 许小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对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展望,“不确定性”这个词被各个会议频繁使用,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近期的公开演讲中认为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中国经济趋势将是一个长L型,灰犀牛就在前方等待,它们随时都可能冲过来。

所谓“灰犀牛”其实是与“黑天鹅事件”相互补足的概念,它被指太过于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许小年认为,面对这些能够清楚看到的风险,人们往往由于人性的软弱,心存侥幸,认为它不会冲过来,而选择去忽视。所以大家以为2019年政策层面上再出一些利好,以为经济下行了一段时间,明年就会很快好转了

但这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许小年指出中国经济正面临的三头“灰犀牛”:

第一头灰犀牛,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新旧动能交接的时候出现了一段空档,这个空档宏观上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微观上表现为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

第二头灰犀牛,是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从2008年以来,由于政府采用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人为地维持经济增长,使得我们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方面空间都越来越小。并且由于长期的使用货币刺激,使得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

第三头灰犀牛,是中美间的贸易摩擦。特朗普为了满足他的主要选民的要求,目前中美贸易的趋势在短期之内是无法改变的。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威胁论”在西方越来越有市场,我们今后还将面临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不断发起的贸易突破。

在这三头灰犀牛中,许小年认为内忧远远大于外患。

但许小年完全没有对中国经济,对中国民营企业前途感到悲观。他认为企业之所以感到目前的冬天有点冷,仅仅是因为不知道逆风船该如何去开。经济趋势将是一个长L型,不过我们并没有在L的底部,并且肯定没有微型反弹,也肯定没有U型回转。

那么企业如何寻找新的动能?

许小年说一定是要在创新上,要依靠自己的新产品、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服务去打开一片新的市场。在刚刚开始的工业互联网时代,企业要把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运用到生产过程中去,“要转换思路,从制造转换到研发,规模扩张转变到创新,保持一个开放的学习态度。”(钛媒体编辑张晓欣整理)

以下为许小年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历史上的“灰犀牛”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它的触发就是一家并不大的金融机构雷曼兄弟倒台,引起全球的金融海啸,几乎摧毁了美国的金融体系。有位研究员写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灰犀牛》。

灰犀牛是什么?

是我们能够清清楚楚看到的东西,但是由于人性的软弱,心存侥幸,认为它不会冲过来,选择去忽视。这是对人们心理现象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意思就是告诉大家,当危险出现的时候,要正视危险,不要采取鸵鸟政策。

如今各种各样的会议都在展望2019年,我看到很频繁使用的一个词,就是2019年充满了不确定性。在我看来,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时刻都有可能冲过来,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并不是去预测不确定性,2019年已经不用再预测了,起码在我看来是蹲着非常确定的几头灰犀牛。

那我们现在需要研究的是什么?需要关注的是什么?是如何去抗击这几头灰犀牛!我们以为19年政策层面上再出一些利好,以为经济下行了一段时间,19年就会很快好转了,我觉得这都是一厢情愿。

人们为什么老是一厢情愿?

因为我们改革开放40年,说老实话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政府没有经历过经济下行,基本上一帆风顺,借着改革的东风,一路发展壮大。很抱歉地告诉大家,我没有办法跟大家分享什么好消息,因为我的研究告诉我,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没有之一。

回忆一下40年我们走过的路程。

第一次经济的下行,应该在93年到94年宏观紧缩的时候,一大批房地产商倒掉,全国到处看到罢工,为了控制通货膨胀,紧缩银根。但是很快,当货币当通货膨胀控制住之后,经济重新步入快速发展;

第二次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当时外向型的经济刚刚开放,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随着国内扩张性财政政策推出,我们也很快缓过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再下一次是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都知道政府空前动用资源,推出了4万亿的刺激计划。实际上4万亿只是一个符号,我们投入的资源应该是以10万亿人民币计的。这么大力度的政策性刺激,使我们度过了2008年的危机。所以严格来讲,中国经济在40年的过程中,没有经历过一次完整的经济衰退的考验。

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也不知道在衰退的环境下,如何来改变企业的经营策略。这是我们现在感到有一些茫然和焦虑的原因。我们所面临的调整,应该说是中国经济几十年发展到今天,结构性的矛盾积累下来的一个必然结果。

中国经济正面临的三头“灰犀牛”

我今天讲的灰犀牛有三头:

第一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新的增长动能在什么地方?大家都在探索,用官方的语言来讲,就是新旧动能交接的时候出现了一段空档,这个空档宏观上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微观上表现为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

第二头灰犀牛,从2008年以来,由于政府采用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人为地维持经济增长,使得我们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方面空间都越来越小。不仅如此,由于长期的使用货币刺激,使得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负债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它就是中国经济的第二头灰犀牛。

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摩擦。但在这三头灰犀牛中,我认为内忧远远大于外患。

首先是第一头灰犀牛。

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享受的改革红利是什么?由于打破了计划体制,允许资源自由流动,特别是我们解放了在中国本来就非常丰富,但是长期受到压抑的企业家资源,使得这些企业家们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我们从一个农业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国。前3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有人讲是中国奇迹,但我认为,在一个农业国向工业国转换的过程中,所谓的中国奇迹是带有引号的。如果说奇迹的话,那也是工业化的奇迹。

世界上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在推行工业化的进程中都会产生经济的超常增长。我们的东邻日本在1863年明治维新之后,进入了工业化的轨道,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超过了英国,超过了法国,甚至在有些年份比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还要快。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一系列的对外扩张,吞并朝鲜,入侵中国东北地区,接着入侵华北,和美国发生激烈冲突,发动了太平洋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