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计算 服务器 大数据 存储 安全 物联网 软件 案例库

财经

要闻频道旗下栏目:

多地打响副中心城市竞赛 缓解省域经济发展不平衡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7-07
摘要:多地打响副中心城市竞赛 缓解省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城市发展 经济

(原标题:多地打响副中心城市竞赛 缓解省域经济发展不平衡)

导读

过去很多地方培育省会城市发展,结果其经济首位度(一种算法是省会城市经济总量占全省比重)很高,有的达到了30%以上,而到了新的发展阶段,不能强调一城独大,要培养新的增长点和增长极。

谁做四川的经济副中心?四川省七个城市站在了起跑线上。

6月29日,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在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指出,做为四川这样一个人口和经济大省,没有一定规模的经济副中心是不行的,一个还不够,二三个也不多。但谁能担此重任,要靠实力说话。

目前四川候选的7个区域中心城市,即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这些城市经济总量目前在全省都是排在前列的。“(四川)省委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市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他说。

这也表明四川建立副中心的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因为此前,绵阳曾提出定位为四川副中心城市。其他省的情况一样,比如广东提出湛江、珠海、汕头作为省域副中心。更多的省市自治区也行动起来,比如河南、湖北、广西、湖南、山西、江西等,都在加快构建多个省域(经济)副中心城市。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指出,过去地方强调省会城市的发展,实际上是单中心,现在更加强调协调发展,就要建设多中心。但是一个地方建立多少个副中心,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比如陕西实际上是在东西南北各搞了一个副中心。“建立副中心是一个促进当地区域发展的手段,具体建设多少个,不能搞一刀切。” 他说。

打响副中心竞赛发令枪

近几年,绵阳经济增速良好,提出要建立西部经济强市,四川副中心的奋斗目标。今年5月绵阳市委常委会会议,就学习讨论了绵阳建设全省经济副中心排头兵的问题。

此次四川提出要建多个经济副中心的想法,选取经济总量排在全省前列的城市,打响了争夺副中心城市的发令枪。

彭清华指出,各地(7个城市,即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要切实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增强综合实力,靠实实在在的业绩脱颖而出。

“相信经过几年努力,一定能够形成几个经济总量3000亿元到5000亿元左右的城市,到时候我们会敲锣打鼓把‘副中心’的桂冠给你戴上。”他说。

省域副中心城市,通常是指在一省范围内,综合实力较周边城市强大,经济辐射力超出了自身管辖的行政区范围,拥有独特的优势资源,且与主中心城市有一定距离、可以被赋予带动周边区域发展重任的特大城市或大城市。

早在“十二”五时期,广东在城镇化发展规划方面,就提出强化广州国家中心城市和深圳全国经济中心城市的地位与作用,提升佛山、珠海、东莞、惠州、中山、江门、肇庆等地区性中心城市的聚集辐射功能, 粤西沿海城市带以湛江主城区为区域性中心, 这暗示广州和深圳作为广东经济双中心,湛江将具有省域副中心的含义。

不过2017年12月广东省政府发布的《广东省沿海经济带综合发展规划(2017-2030年)》,提出以广州、深圳为主中心,珠海、汕头、湛江为副中心,佛山、惠州、东莞茂名等为地区性中心,构建“双核多心”功能等级体系。

为什么地方提出建设多个省域副中心?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指出,这是新时期发展的迫切需要。

过去很多地方培育省会城市发展,结果其经济首位度(一种算法是省会城市经济总量占全省比重)很高,有的达到了30%以上,而到了新的发展阶段,不能强调一城独大,要培养新的增长点和增长极。

“所以很多地方建设全省经济副中心是经济协调发展的要求,不能让人口集中往一个中心城市跑,这会出现房价高、人口多等系列城市病问题。”他说。

以四川省会城市成都为例,2017年经济总量为13889.4亿元,占全省比重为37%(经济首位度)。而全国还有银川、西宁、长春、哈尔滨等城市经济首位度高于成都。另外武汉、沈阳、西安、兰州、海口、长沙的经济首位度都在30%以上。昆明、贵阳、乌鲁木齐、合肥、广州、杭州、南昌等地经济首位度在24%-30%之间。

实际上,很多地方早已开始加快建设副中心。

比如2003年8月,国务院批复的《湖北省城镇体系规划》将武汉定位为“省域中心城市”,将襄樊(现襄阳)、宜昌定位为“省域副中心城市”,并围绕“一主两副”建设三个都市连绵区或大都市区。

河南省委、省政府在2017年9月发布《关于支持洛阳市加快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了洛阳副中心城市建设的基本思路,提出打造带动全省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衡量经济总量与区位优势

到底哪些城市可以适合建设副中心呢?经济总量并非唯一的标准。

泉州2017年的经济总量为7548.01亿,比福州省会城市福州的经济总量数字7104.02亿要高。厦门2017年的经济总量仅仅只有4351.18亿元,远远不如泉州和福州。

不过湖北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认为,厦门是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级别高于福州,相比福州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教育中心、交通中心,实际上厦门和福州是全省的经济双核。泉州的经济总量虽然超过厦门,由于两个城市距离很近,无法将泉州作为副中心。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佛山经济总量很大,但是佛山和广州推进区域一体化。湛江的经济总量接近3000亿,但是在广东西部对当地经济具有辐射作用。

“通过确定这个城市作为副中心,可以带动当地区域的经济发展,汕头、珠海经济总量也不大,选定其作为经济副中心也可带动该区域的发展。”秦尊文说。

他认为,四川成都的经济总量一省独大,其他城市没有一个经济总量达到3000亿,这表明其多选几个城市作为副中心,实现全省经济协调发展的要求强烈。比如宜宾作为川南的城市,西南的攀枝花作为副中心城市,以及川东的达州,都很有必要。

四川目前有五大经济区,即成都平原经济区、川东北经济区、川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川西北生态经济区,很多城市距离成都太近,因为成都在技术、人才、资金等方面虹吸效应比较大,很难有大的发展机会。

四川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周江指出,四川下一步要强调城市群、经济带的作用,强调城市对区域经济的作用。

据悉,绵阳难以成为四川经济副中心的问题还在于,其距离成都为100公里左右,属于成都平原经济区范围,类似的还有德阳、眉山。德阳距离成都市中心为60公里左右,这和北京密云区到北京市中心的距离差不多。这意味着德阳其实是在成都的通勤圈范围。而四川南部的宜宾、东部的达州,西部的攀枝花,经济总量不如德阳和绵阳,如果作为全省经济副中心,对当地经济辐射作用要更大一些。

多中心、多极发展是方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其他省份虽然没有明确建立省域副中心,但是以新的增长极、区域核心地位等表述,推动省域经济均衡发展。

比如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提出,加快提升济南、青岛、烟台核心地位,形成三核引领、区域融合互动的动能转换总体格局。这三个核心,其实就是三个经济增长极。

陈耀指出,很多省有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或者经济总量为全省第一但是不是省会的城市,已经成为全省的经济副中心,或者与省会城市一样成为经济双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