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外汇 期货 保险 黄金 理财 银行 商业

财经

观察频道旗下栏目: 要闻 产业 观察

丢掉近900亿市值 他靠药物才能入睡

来源:华商韬略 发布时间:2018-12-30
摘要:两年前的冬天,吴欣鸿携老乡蔡文胜和Angelababy在香港敲响上市钟声。上市当天,吴欣鸿说,每一天都满是焦虑感,每一天都害怕被颠覆,这种焦虑让他夜难入梦。“妖术”的诞生2008年,时年27岁的吴欣鸿已经创业7年。这枚曾经的艺术少年无比渴望证明自己,却在创

   两年前的冬天,吴欣鸿携老乡蔡文胜和Angelababy在香港敲响上市钟声。上市当天,吴欣鸿说,每一天都满是焦虑感,每一天都害怕被颠覆,这种焦虑让他夜难入梦。

  “妖术”的诞生

  2008年,时年27岁的吴欣鸿已经创业7年。这枚曾经的艺术少年无比渴望证明自己,却在创业路上屡战屡败。

  高中期间,父亲被骗一大笔钱,自家工厂倒闭。面对家庭变故,吴欣鸿放弃钟爱的画画,踏上创业之路。

  2001年高中毕业后他首次创业,结果把搞域名交易赚的30万打了水漂;之后创建社交网站,又一度落魄到借钱发工资,最终公司无力为继。

  连续受挫后,吴欣鸿在2005年被迫投奔同乡大哥蔡文胜。可先后做了近30种产品,资讯、股票、视频等各类网站做了个遍,到头来连自己都兴趣全无。

  “当时就是赚流量,没什么成就感。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肯定做不长久。”

  正在迷茫时,一次无心插柳给了他希望。

  那个杀马特盛行的时代,火星文兴起。吴欣鸿用三天时间开发出将普通文字转化为符号、繁体字、日文等组合符号的转化器,竟意外火爆网络,用户量一度突破4000万。

  这次意外成功,让吴欣鸿意识到软件的巨大潜力和产品所针对人群的重要性。

  之后,注意到女孩子喜欢网上晒照,但很多照片又惨不忍睹,吴欣鸿洞察到图片编辑的巨大需求。

  当时市场上,专业修图软件有PS,但技术门槛高。许多网友尝试后便放弃,“PS从入门到放弃”这句话颇为流行。

  吴欣鸿把要开发的图片编辑软件定位为“傻瓜型PS”,切入点是“快速让自己变美”。

  2008年10月8日上午,如同一个仪式,吴欣鸿把名下所有股票“割肉”,以专心做好一件事。当天,美图大师横空出世。

  起初,吴欣鸿有些焦虑,因他对这款产品并不满意,比如相机所拍图片会被压缩等,都让力求完美的他难以接受。为了赶时间,才抱憾妥协。

  结果却出乎意料——上线后反馈非常好,没多久就登上App Store第一名,两个月后用户达到100万。

  此后,为了贴近用户,美图大师被改名为更接地气的美图秀秀。

  美图团队通过分析数据发现,美容模块的使用率最高。吴欣鸿将“傻瓜型PS”变成主打美容功能的修脸工具,进一步聚焦女性用户。

  人像美容、磨皮美白、瘦脸、瘦身、眼睛放大等新功能被不断融入产品中,软件每周更新一次,操作一如既往的简单。

  “女友说我费半天劲用PS给她修的照片,还没有她用美图秀秀点一下好看,这种情况要如何维护技术宅的自尊?”有网友吐槽。

  美图工具的强大还体现在了新闻端:有女孩用美图工具把照片修得太美,真人见网友后因太丑而被打。

  功能丰富戳到用户痛点,操作简单、轻松变美,美图秀秀用户数疯涨。2011年底,PC加移动端的用户量突破1亿。次年,即突破2亿。

  美图秀秀还火到海外,出现了短时间从苹果APP免费下载榜1000+飙升到第11的疯狂;多家媒体报道,入选《时代周刊》最佳25款APP。外国网友直言:“这中国软件太疯狂!”

  有人将美图秀秀与日本化妆、韩国整容、泰国变性术并称为“亚洲四大妖术”,足见其影响力。

  面对疯涨的用户数,吴欣鸿心中又滋生新的焦虑。

  变现的尴尬

  火星文转换器火爆网络时,流量喜人,遗憾的是产品展现空间太小,没找到合适的变现方式。智能手机发展狂潮中,美图秀秀比火星文转换器更火爆,移动端用户一度每天疯涨30万。

  但吴欣鸿很清楚:“那是用户,不是钱。”

  因为担心用户体验,起初他并没有太多考虑美图商业化路径,只是一门心思把产品做好。初期,美图主要从百度联盟获得广告分成收入,占公司总收入40%以上。

  只靠美图秀秀在互联网江湖中打拼,显得势单力薄,吴欣鸿和他的美图开始全面撒网,紧跟潮流,不想错过任何可能的好机会。

  2013年1月,美图推出美颜相机,把手机变成自拍神器。同年5月,美颜相机海外版BeautyPlus出炉。

  与BeautyPlus同月,美图发布首款手机,涉水手机市场。其背景是,我国智能手机2012年累计销量达1.69亿部,同比销量增长130.7%;第四季度,智能手机用户数高达3.8亿;小米、锤子先后出炉,国产手机崛起。

  2014年5月,在短视频火热之时,不畏腾讯的微视与新浪的秒拍,美图又适时推出美拍。

  2016年被称为网络直播元年。当年1月,美拍在短视频的基础上,推出“直播”功能,5个月后,又马不停蹄地推出“礼物系统”功能。

  与此同时,美图还推出电商平台美铺、美图定制,以及针对设计师和插画师的社交网站。

  就像当初吴欣鸿开发近30种产品一样,美图的姿态似乎有些迷茫、焦虑:面对可能出现的风口,先抓上一把再说。

  这样的多元化发展,确实帮助美图用户数得到了明显增加。

  2017年,美图在全球已拥有15亿独立用户。当时全球超10亿用户的企业总共不到10家,中国国内除了BAT,就是美图。

  然而,美图在变现方面的表现,似乎有些对不住如此漂亮的用户数据。

  2013年至2016年,美图营收分别为8587.7万元、4.88亿元、7.42亿元、15.8亿元。经调整的净亏损额分别为人民币230万元、1.123亿元、7.105亿元、5.405亿元。

  亏损暂且不说,其营收的增长更多得益于以美图手机为主的硬件。2013年,硬件部分在美图整体营收中占比59.7%,2016年涨至95.4%。

  智能硬件在收入中占比过高,美图一直被外界质疑:一个拥有多达15亿独立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却主要靠卖手机支撑。然而,美图手机2015年销量还不足华为的百分之一。

  至于互联网业务变现,更让吴欣鸿和他的美图一筹莫展。

  股市过山车

  高中时,吴欣鸿曾打电话给马化腾,希望用自己囤的域名“qq2000.com”换个5位数QQ靓号。马化腾很客气,表示不太感兴趣。

  到了2016年12月15日,吴欣鸿与蔡文胜、美图手机代言人Angelababy一起在香港敲响上市钟声。美图募集资金超6亿美元,成为继2004年腾讯上市后香港股市最大规模的科技IPO。

  当天,吴欣鸿称:“靠焦虑感才走到IPO。每一天都满是焦虑感,每一天都害怕被颠覆,这种焦虑让我夜难入梦,担心美图失去读懂年轻用户的能力。”

  上市后,焦虑更多。

  吴欣鸿压力倍增,称:“以前我们与世无争,专心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但现在必须要争,必须要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