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外汇 期货 保险 黄金 理财 银行 商业

财经

观察频道旗下栏目: 要闻 产业 观察

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市场化改革带给博纳最重要的机遇

来源: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2018-11-07
摘要:在今年4月份的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于冬上台领奖了。本届获奖的最佳影片是《明月几时有》,作为幕后制片人的博纳影业CEO于冬为此而登台。当然,他对于卧虎藏龙、英才辈出的香港影业并不陌生。“今年5部提名影片中有4部是博纳影业制作发行的。在过去10多年时

  在今年4月份的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于冬上台领奖了。

  本届获奖的最佳影片是《明月几时有》,作为幕后制片人的博纳影业CEO于冬为此而登台。

  当然,他对于卧虎藏龙、英才辈出的香港影业并不陌生。“今年5部提名影片中有4部是博纳影业制作发行的。在过去10多年时间里,博纳与香港的电影人合作了超过200部影片。”

  这些数字,给了于冬底气。他站在台上,手握着金像奖,目光望向台下的众星,不知道他是否会想起:17年前,在一个论坛上,还是无名之辈的于冬向“香江才女”施南生递上了一张名片,后者当时已是寰亚传媒的执行董事。从此于冬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转折,他叩开了香港电影的大门。

  弹指间十余载,曾经一名发行小推销员变成了国内影视企业大佬,博纳从仅有5人的办公室变成了坐拥近3000名员工的大集团,于冬自始至终都是这个励志故事里的主角。有了他,才有了博纳后来的一切。

  “这么多年来,我试过了错误的投资,也有失败过,看错过,经过检讨,我觉得一切还是用人的问题,一旦欲望膨胀,只顾到赚钱,越容易出错,在这方面我也交过好多学费。”于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目前仍然活跃在电影行业一线的公司创始人中,于冬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我们这些人都是有理想的,我的经历就是中国电影发展的缩影。”他笑称,改革开放40年,这一代人的创业值得书写,尤其是冲破体制的一代民营企业家,博纳要讲述当代人的故事和情感,这是电影承载的使命。

  “我的名字被香港电影界认识了”

  直到今天,已身为国内影视巨头掌门人的于冬,仍将两人视为终身学习的对象:一是于冬在北影工作时的厂长韩三平,也是影视圈举足轻重的“韩三爷”;另一位则是安乐影业的江志强。

  “江先生做发行出身,后来又做制片人,和我的出身有点相似,他又能把电影向国际化发展,很值得学习。” 于冬对其表示赞赏。

  江志强所掌控的安乐影业在香港占有一席之地,也是较早进驻到内地电影市场的香港企业。1997年以来,安乐影业率先掀起了内地和香港电影合作的风潮,其中合拍片《卧虎藏龙》更是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香港回归之初,很多人并不看好内地电影市场,但我始终坚信内地的潜力。”江志强说道。

  香港的电影巨头“盯上”内地庞大的市场,而于冬决定反其道而行之,让博纳主动走到香港去。说来也是机缘巧合,2000年合拍片还没盛行,香港资深电影人文隽找到了博纳给影片《我的兄弟姐妹》做发行,没想到的是,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竟然最终拿下了2000万元。

  “经过这一役,我的名字被香港电影界认识了,我就正好趁此机会和香港电影公司紧密联络,展开合作部署。”于是,便有了于冬向施南生递名片那一幕。

  博纳就这样摸着石头过河,那段时期也是内地电影市场化改革的探索阶段。2000年,中央文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第一次正式使用了“文化产业”这一概念。

  电影产业改革给博纳带来了最重要的机遇。一方面,制片权从制片厂扩展到民营公司,后者被允许独立拍片;另一方面,政策允许民营公司发行国产影片。2002年,博纳成为第一家获得电影发行经营许可证的民营公司。在那个电影资源垄断在国有制片厂的年代里,博纳手握着的这张许可证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随后,以博纳为代表的民营影视企业开始活跃于第一阵线,用自身的实力一点点地争取受众、市场,乃至话语权和领地,拉开了内地电影行业市场化改革和繁荣发展的序幕。

  在于冬的创业生涯中,施南生是一位得力的“助攻手”。 “搞发行,信任和信用是非常重要的。”于冬一直记得施南生这句话。为了能给香港电影公司交出清晰的票房报表,他采取了最吃力的“老办法”:一家一家影院去统计。

  彼此的信任就这样积年累月建立了起来。当时,博纳只是一间规模很小的公司,但香港的影视巨头英皇、寰亚等也分博纳一杯羹,甚至重磅的影片也拉上博纳一起发行。

  于冬也善于处理好与香港电影公司、合作导演之间的关系,“电影是人的生意,导演及电影公司都是人,大家合作,不但要懂得退让,还要懂得回报。”

  随着内地市场化改革推进迅速,大量资本和资源涌入,香港电影人开始纷纷成立自己的制作公司,北上内地发展渐成趋势。博纳敏锐地把握住了这些北上的香港导演,包括武侠片大师徐克、文艺片导演许鞍华、香港商业片教父王晶、警匪片新宗师林超贤等。

  事实证明,博纳通过合拍片把风格化的香港电影资源引进内地,这种策略不仅解决了博纳在影视制作层面的短板,也让博纳在与其他民营影视企业的博弈中脱颖而出。那时候,华谊兄弟和新画面影业麾下分别有冯小刚、张艺谋两大“票房吸金利器”坐阵,不容小觑。多番交战,博纳总算站稳了脚跟,并与两大公司平分秋色。

  2003-2008年,80%的香港电影通过博纳影业在内地上映,博纳也参与了多部影片的制作,延续了港片的生命力。于冬善于挖掘优秀的新人导演,其中包括麦兆辉和庄文强这对组合。《窃听风云》系列影片,就是出自于两人之手。今年国庆节档期热映的《无双》,则是庄文强的新作。

  事实上,《无双》的故事大纲早在2008年就已经完成,直到遇到于冬,才有机会被搬上银幕。“我写了很多故事,很多剧本,但没有人投资。这么多年一直如此。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于老板投资,他真是比较大胆。”庄文强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慨。

  难怪有评论说,如果没有博纳影业,近十年的香港电影恐怕会失色一半。“是香港电影成就了我,我也开辟了香港电影在内地的市场,成为最坚固的基石。”于冬说道。

  艰难的决定

  11年的时间,一路狂奔,博纳成为行业内的佼佼者。

  2009年,摆在它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选择海归的风险投资到美国上市;二是接受互联网资本或者机构投资,在国内A股上市。于冬选择了前者。

  2010年,博纳登陆了美国纳斯达克,这是首家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的内地民营影视企业。敲钟当天,于冬意气风发地谈论着博纳的“美国资本梦”,影星巩俐和“事业恩人”施南生在侧,这一幕被镜头记录下来。

  “博纳做到了第一个,也希望做到最好。”于冬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对于上市后的路,他这样设想:当年背着一个包,一个个敲开香港公司的大门,如今也同样,继续去一个个敲开好莱坞的大门。

相关阅读